禁舒

【无人之境】楔子(瀚牛)

天呢,我刚好在听这个歌

年年:

苏凯文想,他大概和香港没什么缘分,打车十次十一次遇上堵车,坐地铁经常被挤成肉饼,搭公车永远都没空位,更别说上公车二层欣赏风景,就连天气都要和他作对。


就像现在,苏凯文看着瓢泼大雨倾泻而下,不由得蹙了蹙眉。


回想着十分钟前,他走进酒吧的时候,天空清明,夜光璀璨中还能依稀的看到星光。


等了许久,看着一辆出租车开过,苏凯文连忙拦住。


可未待他去开车门,身后就冲过来一个人抢先一步要上车。


饶是苏凯文脾气再温顺,也不能看着别人抢自己的车,而且这风大雨大的,都快挂上八号风球了,这条街车又少,错过了这辆不知要等多久。


苏凯文连忙拦住那人,说:“先生,是我先拦的。”


雨太大,男人的头发眉梢都湿了,原本该是一丝不苟的头发如今狼狈的垂在额头上,看得人有几分不忍。


“你去哪里?如果顺路的话,我不介意送你一段。”苏凯文放低了语气说。


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,冷冷道:“你去哪里?”


苏凯文:“旺角。”


男人:“我去维港,是我送你。”


 


上了车,男人还是冷着一张脸,苏凯文自己心情也差,就侧着身看向窗外。


豆大的雨滴砸在车窗上,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,和广播里的才开了头的粤语歌混杂到了一起。


听着前奏苏凯文就觉得不错,正想好好听,身旁就又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声音。


“你到底在干什么?先是弄错了航班,让我提早了一天到,下了飞机,又说原本安排来接我的司机出了点问题,让我一个人过去……对,这些事我不是不能解决,可你有没有想过,这些事都要我自己搞定,还要你这个助理干吗?”


男人似乎很不爽。


电话那头的人很紧张,道歉的声音响得连苏凯文都听到了。


“何总,抱歉,是我疏忽了,可是我……我真的是有事……”


没错,这个坐在苏凯文身旁,狼狈的要在下雨天叫出租车的男人就是何氏集团的总经理,何瀚。


“公事和私事都不懂得分清,你到底是怎么做助理的?”


何瀚说完沉沉的叹了口气,眼神瞟过后视镜时看到身旁的苏凯文。


苏凯文还在看着窗外,湿漉漉的头发粘着他额头,发尖还有水滴低落,顺着脸颊在他带着白皙的脸颊上留下晶莹的痕迹。


眼眶有些红,他想,些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吧。


可是,总觉得里面还糅杂着点别的。


是什么呢……


“何总,你在听吗?”


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何瀚的思绪,何瀚对着电话说:“我现在在去维港的路上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今晚一定要给我弄到一间海景房,还有安排好明天接送我的车。”


何瀚讲到这里时,突然觉得身旁有些暖,他朝后视镜里一看,苏凯文不知在何时往他身旁挪了挪。


何瀚有些疑惑,听着电话里传来怯懦的回答。


“何总,对不起,因为我给你订的是明天的房间,所以今晚……”


何瀚气结:“订了今天的机票明天的房间,你还能再蠢一点吗?你让我今晚怎么办?”


“噗”身旁传来笑声。


何瀚拿着手机,冷冷的看了苏凯文一眼。


苏凯文眼眶还是红红的,可眉眼上染了些笑意,白皙的肌肤因为夏日的潮热范出一丝潮红。


苏凯文冲他做了个手势,表示抱歉。


“我尽快给你找其他酒店。”


“你……”


何瀚话还没出口,就有从后视镜里看到苏凯文往他这边靠了靠,眉眼满是奇怪的笑。


何瀚没有回复直接挂了电话,看着苏凯文问:“你想干吗?”


苏凯文的笑容渐渐敛去,挂着水珠的睫毛,让他的双眼看起来更加水灵。


车里广播的歌声继续,在唱着……


 


沉睡的凶猛在苏醒


完全为你现形


这个世界最坏罪名


叫太易动情


但我喜欢这罪名……


 


“你今晚没地方住?”苏凯文问。


堂堂一个何氏总经理要无处可去,说出去都让人笑话。


何瀚冷冷的说:“关你什么事?和你很熟吗?”


对何瀚冰冷的语气,苏凯文也没生气,反而又笑了笑,说:“我订的酒店在旺角的中心地段,海景没有,但是夜景不错,床很大,你不介意的话,今晚可以住我那里。”


何瀚一脸狐疑。


苏凯文沉默了会儿,说:“但不是让你白住的,你要帮我一个忙,一个……很小的忙。”






tbc





评论

热度(82)

  1. 禁舒年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天呢,我刚好在听这个歌